促进乡村有效治理的几点思考
来源:江忠宝 吴琪 2022-06-27 11:40:33 责编:周晓东 刘鹤

促进乡村有效治理既是乡村振兴的重要内容,也是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近年来,乡村治理已从中央决策部署转为各地生动实践,广大农民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在不断增强。确保乡村有效治理、惠及亿万农民,既要加快破除治理体制与治理方式上的障碍,又要走出认识和行动上的误区。

乡村是城乡社会稳定发展的压舱石,促进乡村有效治理,既要积极作为,又要防范误区,使乡村治理不偏离方向。据调查,乡村治理工作中存在如下误区。

误区一:靠政府包打天下。乡村治理需要政府主导和推动,但从部分地区看,乡村治理成了政府的事。一方面,农民参与乡村治理的渠道不畅。一些地方乡村公共决策权大多集中在上级政府以及乡村组织负责人手中,农民对与自己利益息息相关的事项缺乏参与机制和表达渠道。比如,有的村最迫切的是改水,有的村是改电,有的村是建路,而有的地方却忽视这些差异化需求,按照主观意图干事,把路灯装起来、把文化广场建起来、把高档跑道铺起来。另一方面,基层干部累死累活,农民袖手旁观。部分基层干部反映,过去农村修路修桥,家家户户都投工投劳,现在村里改水、改厕、改路却少见村民参与,村庄建设基本靠政府花钱请人做。

误区二:村民自治过时了。由于青壮劳力外出务工与农村人口结构老龄化,不少人认为,村民自治在当前已经不起作用了,留守在村的老人、妇女与小孩也治不好村,而且还容易人为制造村两委与乡镇政府的矛盾。通过调研,一些地方的村民自治沦为了村委会自治甚至乡镇政府委派,还有的地区多年来没开过村民代表大会,村民自治法规成了写在纸上、挂在墙上,对农民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缺乏应有的敬畏与尊重。

误区三:搞运动式治理。近年来,国家高度重视乡村治理,并将其作为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内容,乡村治理在部分地区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但行动过程中有的地方出现了偏差,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重面子、轻里子;二是重抓点、轻带面;三是急于求成、缺长效机制。

误区四:乡村人口要回流。部分基层干部认为,乡村会难开、活难办是因为青壮人员大量外出、乡村“空心化”造成的,要实现乡村有效治理,就需要把年青人留在本地,让本乡本村人口回流的越多越好,甚至有的地区,把乡村回流人口作为有效治理的考核指标。虽然人口外流确实导致农村发展不快,但人口城镇化是发展大趋势,乡村振兴不只是单纯增加农民,而是要如何在人口城镇化趋势下探索农村有效治理方式。

聚焦农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增强人民的幸福感、获得感,要着力做好治理体制、治理主体、治理方式、治理基础等“四篇文章”,健全乡村治理体系,破除认识与行动上的误区,为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夯实乡村基础。

对此,提出几点建议:

第一,建立“政社互动”常态化治理体制。当前,我国乡村既有熟人社会的根基,也有流动社会的特征,促进乡村有效治理,既不能靠政府包打天下,也不能丢掉村民自治的基础,要充分发挥好政府行政与村民自治两股力量。即政府通过制定“自治组织依法履职事项清单”和“行政权力限制事项清单”,建立政府行政管理与基层群众自治有效衔接和良性互动的机制,形成政府调控同社会协调互联、政府行政功能与社会自治功能互补、政府管理力量同社会调节力量互动的新型社会治理模式。

第二,探索实施村干部职业化管理。村干部是联结基层自治组织与政府行政部门的重要纽带,实现乡村有效治理必须发挥好这支队伍力量。针对村干部没有正式编制、工资待遇低、工作热情低等问题,要改变村干部靠情怀、讲奉献参与乡村管理的现状,探索推行村干部职业化管理的方式。在人员上,村两委关键人员(2—3人)实行职业化管理,人员工资由省一级财政承担;在待遇上,将村干部工资待遇提高至事业编制人员水平,与乡镇工作人员持平;在晋升上,对工作成效突出的村干部,建立面向村干部的事业编、公务员编选拔机制;在退休上,对村干部实行与事业单位同等待遇的退休保障制度。

第三,丰富乡村治理方式与提升治理技术手段。面对当前“老办法不管用、新办法不会用”等治理方式不适应的问题,要积极创新治理形式与提升治理技术。一是要充分发挥社会组织的力量。如,通过“三社联动”,发挥社会组织的力量协同推进社会组织、社会工作、社会志愿者等参与乡村治理,起到了很好的实践效果,为此要加大对社会组织的扶持力度,引导社会组织广泛参与乡村治理,博采众长、促进乡村有效治理。二是要发挥现代信息技术在乡村治理的应用。治理能力现代化离不开现代化信息技术,探索建立“互联网+网格管理”服务管理模式,提升乡村治理智能化、精细化、专业化水平。强化乡村信息资源互联互通,完善信息收集、处置、反馈工作机制和联动机制。

(江忠宝 吴琪)